周(さん)

未来的几年,如果非得要有个小目标
应该就是,想办法能去日本定居几年

每次搬家的时候
就是一次次扇自己脸的时候

上次搬家觉得重要得不行的物件
下次搬家很有可能就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
这次觉得重要的东西
下次又会把它扔掉
如此反复

时间久了
你开始觉得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留恋的
亲人死了你会习惯的
恋人分了你也会习惯的

那些曾经暧昧的小礼物
那些曾经收藏了好几年的物件
都在搬家的时候开始接受考验
要不要带走它们
就在一念之间

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
把自己变成一块没有情感的石头
或许这是我去面对这个真实世界的一件披甲
披甲穿上
再遇到大风大浪也就好应对多了
嗯…感慨自己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外套

我知道的
房间里的东西
我迟早全都会丢掉它们
换上一批又一批的新物件

呵…对不起吧。

这个月几张加起来的视觉冲击力都不及权力的游戏系列。。。看来真的要好好再发发功了,练成绝世武功🙄

深夜
阳台
圆月
沙发

抠脚
蝉声
月光
微风

一切平静得那么理直气壮
一切呐喊得那么毫无意义



晚上12点出来觅食
带着十足的饥饿感来到小吃街
不贵,30块钱就让我满足了

骑车在空荡的回家路上
这个点的马路很安静
兜着风
看每一棵安静的树
每一个路边的垃圾
每一个有序的路灯
真美

心想
哪怕就在此刻杀了我
我也没有任何觉得可惜吧

风一直在我耳边吹

离家越来越近

焦虑也随之而来

。。。。。。

怕进入那狭窄的房子

所谓的真实世界

我一直想要一个完全由我设计的房子
房子里面所有的家具空间都是我亲手操刀

把自己的世界观
自己的生活态度
自己的审美趣味
完全呈现
把这个世界
完全重建成我原本理解的那样

对,就是这个目的

在这个房子里
做我觉得好吃的食物
创作我想要的作品
过我理想的生活

我会努力去做到

没有魂魄的人
喜欢游荡在大马路上
狩猎,猎杀,或者等待被猎杀
走出门去看看
大马路上充斥着满满的血腥与无聊

一个休息日的早晨
醒来得不算太晚
你意识到今天应该是悠闲的一天

真是无聊
对着卫生纸撸
觉得不够所以再撸了一把
把身体掏空
这样很好

你选择在身体被掏空后出门
骑车游荡在大马路上
你像一个游魂一样
在大街上汲取养分
寻找灵感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
你觉得
只有被掏空的身体
才能最大限度的吸收养分

那一刻

你觉得自己像一个极度渴望做爱的孩子
但那欲望并不比性爱来的更逊色

向死而生

我时常想
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人要是真正陷入这样的问题
可能会永远都没有答案吧

可如果不去想这样的问题
你会觉得自己有点没心没肺

活下去似乎是没有目的的
是吗?你似乎说不出来一个什么目的
因为目的都是有方向嘛
一旦达到了就结束了

不过这样看来
我们确实都有一个共同点目的地
那就是“坟墓”
“向死而生”
只有这个目的是我确认的

那说我们活着的目的是为了死
好像也说不太过去
你会觉得毫无意思
这个目的太简单了吧
我现在就可以去死呀

怕痛
开玩笑的

人活着应该还有其他目的是不是
可实在想不出来呀
因为人活着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呀
不是吗

你似乎迷迷糊糊的认可了  无意义
可又怕马上去死
那我们该怎样接下去生活呢

你会为这个虚幻无意义的世界感到恐慌吗

人只有找到集体
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我们寻找伴侣
寻找跟自己三观符合的伙伴
积攒粉丝
我们在跟这个陌生的世界尽量去产生交集
找到自己在这个庞大的森林中属于自己的那棵树
属于自己的那团熟悉的空气

然后再在这棵树上上吊自杀
这应该就是我理解的人生轨迹吧

很多人其实死在了别人的树下
在森林里迷失了
没关系
因为人生本没有意义嘛
哪有那么多人都能找到自己的那棵树呢

但我希望我能找到
想死在那棵自己的树下
这应该是我活下去的动力吧
也是我理解的向死而生

嗯,有点丧


住我旁边的是一对六十岁左右的老人
女妇人是小区的环卫工人
男老头在附近骑三轮车维生

老妇人很准时
21点25分准时嗑瓜子
22点10分准时关灯睡觉
我起得晚
还没弄清楚她几点起床
11点准时回来煮饭
然后再出门
12点15分准时经过我阳台上的视野

我来了一个月了
她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节奏
我很开心




刚好毕业一年
我想我现在可以肯定说
我已经完全走出两年阴影期

未来方向的迷茫
失恋的痛苦
爷爷的离开
都集中在这两年里
几乎所有事情都做不成
就连毕业的时候
也是灰头土脸的

毕业一年了
算是一个阶段总结
这一个多月来
越来越清晰自己想要什么
未来方向
交往对象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晰过

虽然现在辞去工作
没有了经济来源
但或许恰恰是这样的状态
促使我去直面一些根本的问题

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终于也算是走上了自己的独木桥
活到目前为止
有过比现在更开心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