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磊

经济与思想不依赖任何人(狭义上)
要真正的 完全的 独立
我们才好意思聊 自由
不然还是有点瞎扯的

一个休息日的早晨
醒来得不算太晚
你意识到今天应该是悠闲的一天

真是无聊
对着卫生纸撸
觉得不够所以再撸了一把
把身体掏空
这样很好

你选择在身体被掏空后出门
骑车游荡在大马路上
你像一个游魂一样
在大街上汲取养分
寻找灵感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
你觉得
只有被掏空的身体
才能最大限度的吸收养分

那一刻

你觉得自己像一个极度渴望做爱的孩子
但那欲望并不比性爱来的更逊色

向死而生

我时常想
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人要是真正陷入这样的问题
可能会永远都没有答案吧

可如果不去想这样的问题
你会觉得自己有点没心没肺

活下去似乎是没有目的的
是吗?你似乎说不出来一个什么目的
因为目的都是有方向嘛
一旦达到了就结束了

不过这样看来
我们确实都有一个共同点目的地
那就是“坟墓”
“向死而生”
只有这个目的是我确认的

那说我们活着的目的是为了死
好像也说不太过去
你会觉得毫无意思
这个目的太简单了吧
我现在就可以去死呀

怕痛
开玩笑的

人活着应该还有其他目的是不是
可实在想不出来呀
因为人活着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呀
不是吗

你似乎迷迷糊糊的认可了  无意义
可又怕马上去死
那我们该怎样接下去生活呢

你会为这个虚幻无意义的世界感到恐慌吗

人只有找到集体
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我们寻找伴侣
寻找跟自己三观符合的伙伴
积攒粉丝
我们在跟这个陌生的世界尽量去产生交集
找到自己在这个庞大的森林中属于自己的那棵树
属于自己的那团熟悉的空气

然后再在这棵树上上吊自杀
这应该就是我理解的人生轨迹吧

很多人其实死在了别人的树下
在森林里迷失了
没关系
因为人生本没有意义嘛
哪有那么多人都能找到自己的那棵树呢

但我希望我能找到
想死在那棵自己的树下
这应该是我活下去的动力吧
也是我理解的向死而生

嗯,有点丧


住我旁边的是一对六十岁左右的老人
女妇人是小区的环卫工人
男老头在附近骑三轮车维生

老妇人很准时
21点25分准时嗑瓜子
22点10分准时关灯睡觉
我起得晚
还没弄清楚她几点起床
11点准时回来煮饭
然后再出门
12点15分准时经过我阳台上的视野

我来了一个月了
她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节奏
我很开心




刚好毕业一年
我想我现在可以肯定说
我已经完全走出两年阴影期

未来方向的迷茫
失恋的痛苦
爷爷的离开
都集中在这两年里
几乎所有事情都做不成
就连毕业的时候
也是灰头土脸的

毕业一年了
算是一个阶段总结
这一个多月来
越来越清晰自己想要什么
未来方向
交往对象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晰过

虽然现在辞去工作
没有了经济来源
但或许恰恰是这样的状态
促使我去直面一些根本的问题

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终于也算是走上了自己的独木桥
活到目前为止
有过比现在更开心的事情吗


今天在操场跑圈
看见前面一个女生
一个人走在环形跑道的最外围
她着装打扮很别致
身姿气质与着装相符
不是大众认可的那种美女

我从她身边跑过
忍住没有回头看她脸
在继续跑圈的我
心想
别人肯定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特别的女生
起码大部分人不会这么认为
那为什么我会对这种类型的女生着迷
并且发现这几年真正喜欢的女生
都有同样的气质

我思考着
但也期盼着第二次追上这个女生
跑了好几圈仍然没见到她
我想她大概是走了
可惜

第二次看见她的背影
我惊喜并惊讶
心里呀了一声
变得紧张起来
我不断接近她
心跳越来越快
心想
要是我此刻形象气质适当
我一定跑过去跟她搭讪
“你好,初次见面,希望能认识你,看见你很开心”
我再次从她身旁跑过

这辈子应该就这样错过了

没有了魂魄的人
虚幻得不行
游魂
我站在大街上
看他们正走着睡觉

无聊占据了我大部分时间
但我乐在其中
没错
这就是我的常态

时不时摆奇怪的姿势
躺沙发上玩手机
或是幸福的挠痒
扣扣鼻屎
听着音乐
或是谈谈吉他
或是寂寞空虚
脱掉裤子撸一发


一天结束
我感慨生命
生命真是无聊的集合体
无聊到断片
醉倒在床上

等待新的一天到来